市委 市人大 市政府 市新闻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  
首页 本馆概况
  本馆动态
  读者服务
  共享工程
  特色馆藏
  绿色瓷城
首页 >> 少儿新书推荐
五个姐妹淘
发布日期:2017-6-12 8:36:13 浏览次数:1009 字号:[ ]

 

作者:童逸璇,潘媛媛 著
出版社: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09年05月
版 次:1
页 数:
字 数:
印刷时间:2009年05月01日
开 本:32开
纸 张:胶版纸
印 次:1
包 装:平装
是否套装:否
国际标准书号ISBN:9787537634809
丛书名:阳光姐姐小说总动员

编辑推荐

幽默的校园故事,烂漫的纯真的年华,真实的成长足迹。
  快乐与烦恼在这里尽情展现,快来加入阳光姐姐小说总动员吧。
  伍美珍,校园文学作家,“阳光姐姐热线”主持人,在内地和香港共出版了50余部少儿题材的小说和报告文学作品,曾获文化部“蒲公英少儿读物奖”及新闻出版总署“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”等,作品被《文汇读书周报》评选为“2005年十大少儿精品图书”。
    她创作的大都是校园小说,成名作《同桌冤家》系列风靡全国中小学校园。她的小说给中国儿童文学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,少男少女的成长是她所有小说中关心的主题。她以女性作家特有的敏感、细腻、体贴和善良走进了少男少女的情感世界与心灵世界;她的小说写得非常好玩和好看,却始终渗透着她一个不变的追求:和读者一起长大。

 

内容简介

蒲公英、兰花、含羞草、腊梅、风信子五朵花分别代表着五个性格各异的小女生。五朵小花迎着太阳生长,她们怒放着自己的青春。可爱的姐妹花,激扬的姐妹淘们,用自己非凡的“花语”抒写着不一样的心绪。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季节里,她们馈赠给大家的是少年的心声。而此时的你,又以怎样的心情燃起荧荧灯火,去留意这淡蓝色的翩翩花语呢?
  最幽默的校园故事,最烂漫的纯真年华,最真实的成长足迹。快乐与烦恼在这里尽情展现,快来加入阳光姐姐小说总动员吧。
    阳光姐姐小说总动员系列丛书是12岁的成长白皮书。这里,有轻松搞笑的校园幽默,有婉约细腻的成长故事。本书为该系列丛书之一。


目  录

亲爱的小姐妹
家有“恶女”
一半阴,一半阳
隔着一个阳台的距离
“绝对”狗仔队
“虎穴”生涯
奇奇怪怪的人
年轻不言弃
暴风雨
“普罗旺斯”
打开心门的笔友
年轻无极限
同在一片蓝天下

 
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亲爱的小姐妹
  •四朵花•
明天就要开学了。陶子漫无目的地走在血红的夕阳下。
    突然,她眼前一亮——
    “喂,攸然,好久不见了!嘻嘻,呵呵!”
陶子很用力地拍拍攸然的肩膀,那很巴结人的笑容洋溢在脸上。
“哼,笑得那么花痴,又什么事要请我帮忙?说吧!本小姐尽力而为啦!”
平生还没有见过这么自恋的人,不过,陶子好像听谁说过攸然是只“旱鸭子”,干脆把她带到游泳池边整整她:“呵呵,我们四朵姐妹花也该聚聚了吧!”
    “嗯,说得是哦!那去哪儿呢?”
攸然很认真地说道,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掉进陷阱里了。
    于是,陶子便拉着攸然向一个地方跑去。
“哎!陶子!等……等……等一下!”
攸然甩开陶子的手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。
    唉!真可悲!过了一个暑假,这家伙的体质竟然跟竹可的一样差。
    陶子无奈地摇摇头,再一次拉起她的手。
“喂,陶子,还跑呀?”
哇,攸然刚才还喘得那么厉害,这么快就恢复了,真是令人佩服。陶子甚至有点儿怀疑她刚才那么喘是不是装出来的。
“不跑,走!”陶子白了她一眼。
“哎,再等等。”攸然咽了口唾沫。“另外两朵花不叫啦?”亲爱的小姐妹
  •四朵花•
明天就要开学了。陶子漫无目的地走在血红的夕阳下。
    突然,她眼前一亮——
    “喂,攸然,好久不见了!嘻嘻,呵呵!”
陶子很用力地拍拍攸然的肩膀,那很巴结人的笑容洋溢在脸上。
“哼,笑得那么花痴,又什么事要请我帮忙?说吧!本小姐尽力而为啦!”
平生还没有见过这么自恋的人,不过,陶子好像听谁说过攸然是只“旱鸭子”,干脆把她带到游泳池边整整她:“呵呵,我们四朵姐妹花也该聚聚了吧!”
    “嗯,说得是哦!那去哪儿呢?”
攸然很认真地说道,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掉进陷阱里了。
    于是,陶子便拉着攸然向一个地方跑去。
“哎!陶子!等……等……等一下!”
攸然甩开陶子的手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。
    唉!真可悲!过了一个暑假,这家伙的体质竟然跟竹可的一样差。
    陶子无奈地摇摇头,再一次拉起她的手。
“喂,陶子,还跑呀?”
哇,攸然刚才还喘得那么厉害,这么快就恢复了,真是令人佩服。陶子甚至有点儿怀疑她刚才那么喘是不是装出来的。
“不跑,走!”陶子白了她一眼。
“哎,再等等。”攸然咽了口唾沫。“另外两朵花不叫啦?”
陶子“怜悯”地望了她一眼,真拿她没办法,想让她出丑,还得把姐妹花们都叫齐了。
    所谓的姐妹花,其实就是陶子、攸然,还有竹可和杨扬四个好起来不要命的死党。
    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代号:陶子的代号是蒲公英;攸然的代号是兰花;竹可的,是含羞草;杨扬则自称是腊梅。
    陶子撇了撇嘴:没想到过了一个暑假,以前什么事都直来直去的攸然,竟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。
    陶子很不满地走向公用电话,与竹可、杨扬说明了事情的全过程。
    然后,她拉着攸然走到了游泳池边。
“来这儿干什么?”
攸然天真地望着陶子。
    天哪!没想到攸然的反应如此迟钝,陶子没准备回答她这个愚蠢的问题。
    陶子四下张望,看见竹可和杨扬也正在往这边望,便向她们使了个眼色,她们立刻心领神会地走过来。
“喂,问你话呢!”攸然向陶子大吼一声。
“嗯,游泳。”
说完,陶子很仔细地观察攸然的反应。
    她的确很吃惊,但没有陶子想象的那么“花容失色”。陶子有点儿小小的失望,她突然想起来应该先验证一下“旱鸭子情报”的真假。
“哎,陶子,你知道吗,这个暑假我学游泳了,虽然只是最基本的,但那些可恶的男生们再也不能叫我‘旱鸭子’了。”
陶子一愣,突然瞥见竹可和杨扬在向陶子示意,要把攸然推下水。
    陶子想:现在解释已经没时间了,只好碰碰运气。
    于是,陶子向竹可和杨扬做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•“淑女”形象轰然倒地•
只听见“哗”的一阵水声,正对着水发呆的攸然由于疏于防范,被推进了水里。
    与此同时,陶子发现杨扬推得似乎特别重,陶子向她投去不解的目光。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看攸然落水后的表现。
    可能是因为攸然还没有完全消除对水的恐惧吧!她冷不防被推下去后便双眼紧闭,两手在空气和水之间狂舞,脚似乎也在水中乱蹬。
    最逗的是,她一边挣扎,还一边喊:“你们三个没良心的,快来救命啊!”
她们三个一阵“咯咯”乱笑后,竹可终于良心发现:“你看看水有多深。”
然后又是一阵狂笑。
    这时,攸然似乎明白了什么,手忙脚乱地站立了起来,原来游泳池里的水仅仅没过她的腰。
“停!”
攸然冲陶子她们大声嚷嚷,惹得周围的人纷纷向她们投来令人很不舒服的目光。
    陶子她们终于止住了笑,看着因为被水呛着了而不停咳嗽的攸然。
“嗨!早这样不就好了吗?害得陶子树立了那么久的‘淑女’形象轰然倒地!”
攸然很不满地咕哝了一句。
    她们互相对视了一眼,然后都纷纷跳下水去,尽情地嬉戏。
    攸然大概真的被吓着了,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还时不时地向她们投去幽怨的目光。陶子和竹可欢快地打闹着,突然,发现杨扬没了踪影。
    陶子往攸然那边望了望,却不经意地看见了杨扬好像和唐瑜待在一起。
    说起唐瑜,她可是四朵姐妹花共同的“敌人”。那时候,杨扬这朵“腊梅”还没有加入她们姐妹花。班上的女生们都很羡慕她们,因为班上没有哪几个女生能铁成她们这样。
    唐瑜仗着自己优异的成绩,企图加入她们,成为第四朵姐妹花。但被她们当中最有威信的“兰花”攸然一口回绝了。理由很简单,谁都可以和她们成为朋友,但是好朋友,并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可以做的。
    从那以后,唐瑜便处处与她们作对。
    当陶子再次四下寻找杨扬时,她又没了影儿。但愿这一切都是幻觉吧!陶子安慰自己。
    抬头望望天空,夕阳已不再血红。不知为什么,陶子总感觉心里有点儿毛毛的,很不踏实,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但它却迟迟没有发生。
  •今天之情,病好再报•
温暖的小床,现在成了攸然最依赖的地方,软软香香的玩具小猪,用毛茸茸的身体依偎着攸然的脸颊,淡淡温馨的气流在房间里流动。就在攸然睡得正起劲时——  
    “丁零零,丁零零……”
可恶的电话铃突然在耳畔响起。攸然像触了电一样,猛地坐起来,眼睛睁得大大的,随即“扑通”一声,又倒在床上,呼呼大睡起来,任凭电话铃声不依不饶地在耳边响着。
“可恶!”
攸然愤愤地起了床,狠狠地抓起了电话。
  “拜托,我在睡觉,用不着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吧!明天晚上11点再打吧!那时候我还没开始睡,再见!”   
  可恶!昨天晚上她被那三个家伙整得快死了。现在,连这个电话也要没完没了地整她,攸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哪辈子造了孽呀!
    正当攸然想挂断电话时,听筒里传出竹可悲惨的号叫:“攸然,攸然,攸然……攸然。”
    “你怎么了嘛!”攸然听见她焦急的声音,一下子有了精神。
“我,我,我感冒了!”
  “哈哈,害人终害己啊!谁让你昨天推我推得那么狠!”
攸然强作清醒地说完这句话,又软软地瘫在了床上。电话里,竹可吸鼻涕的声响,听着不免让人心疼。
“帮我请一下假啦!”
    “OK啦!OK啦!好好休息!”
    “攸然,你对我真好。今天之情,病好再报,呵呵!”   
    “呵呵,死丫头,知道我对你好,就0K啦,不多说了,挂了啊!”
    “嗯!”
嘟嘟嘟……
竹可的声音消失在电话那头!   
“睡觉!”攸然幸福地朝天花板大叫一声,连忙缩进还留有余温的被窝里。   
“攸然,你这个死丫头,开学第一天,还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啊,都几点了!”老妈顶着一头来不及梳理的卷发,气势汹汹地朝攸然说道。
    攸然想都来不及想,连忙爬起来,快速穿好衣服,立正站在老妈大人面前。
    老妈不停地在她眼前晃荡,攸然的眼珠子都快转得掉下来了。
“洗脸去吧!”
    “遵命!”攸然做了个敬礼的动作,连忙跑向厕所。
“啊——”攸然在厕所里大声尖叫。   
“小攸,你乱喊什么呀?”老妈彻底愤怒了。
  “7:39了,迟到了!”
攸然顾不得洗漱,背起书包就跑。
•享受“注目礼”•
攸然急速地向离家有15分钟路程的学校——实验校区狂奔。校门口那金灿灿亮闪闪的铜字招牌在清晨的阳光里夺目极了。
  哎,终于到了!攸然松了口气,到是到了,可就是要接受同学们的“注目礼”了。   
  攸然站在教室门口,心里有点儿发慌。   
    攸然推开门,向前走了一步。
“报——报——报——告!”
不知什么时候攸然变结巴了。
    顿时,班里的喧闹随着攸然的报告声,戛然而止,一双双惊奇的目光,迫使攸然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,身体周围的冷空气快速地被这尴尬的气氛所渲染,变得凝固起来,她的脸颊一阵接着一阵发烫。
    老师抬起头,盯着眼前,这个“罪恶滔天”的家伙——攸然。
    犀利的目光,使得攸然的腿不住地发抖,老师努努嘴:“坐到位子上去吧!”
攸然迈着大步,看着老师闪闪发光的眼镜片——那上面似乎写了两个字:有罪。
    旁边的男生坏笑着,起哄的有一片。攸然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,她看看杨扬,只见杨扬笑得跟一朵花似的,这个家伙,看着好朋友如此尴尬,还幸灾乐祸的,哼哼……再望望陶子,她的眼里满盛着同情,呆呆地望着攸然。呵呵!陶子在关心攸然。
    攸然悻悻地坐在位子上。
    教室里安静下来,攸然转身看看杨扬,杨扬也抬头看了看攸然,她的眼神让攸然感到一丝不安。
    那笑声,那眼神,她今天是怎么了?
  •对杨扬的疑惑•
   “老师,竹可她发烧了。”
攸然冲着在办公室里睡得正香的林老师大喊一声。
    真没想到,一向淑女的林老师睡起觉来,还真是——完全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。
“哐啷”,林老师听到攸然的喊叫,一下子醒了过来,一脚把椅子踢开,马上站立起来。
“干吗呀?进来怎么不敲门?真是的!”
林老师扶了扶眼镜,环着双臂,眼神有点儿游离。
    攸然撇撇嘴:“林老师,竹可感冒了,不能来上学,我替她请假!”
    “what?那个丫头又感冒啦?你回头叫她好好锻炼锻炼,别老像林黛玉似的!”林老师皱着眉头,一副无奈。


 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Copyright 2013 醴陵市图书馆 Powered By LLMZD
建议 IE6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